您的位置: 長樂新聞網 >> 文學藝術 >> 正文

嚴厲的母親

作者 七月

http://www.4165454.live  2020-05-15 16:14:46   來源:吳航鄉情  【字號

  “依妹,你是跟爸爸好還是跟媽媽好呀?”這應該是所有孩子都回答過的問題。毫不避諱的說,在我小的時候那絕對就只有一個回答:爸爸好!

  我的母親是位人民教師,跟著她在學校里長大,記憶中滿滿都是學校的風景。每當媽媽到教室里上課,小小的我就會在隔壁的老師辦公室自顧自地玩耍,百無聊賴之后,便躡手躡腳地跑到教室的前門,貓著腰扒拉著門框朝門縫里面探頭,活像一只偷油吃的小老鼠。緊接著就引發一陣哄堂大笑,惹得我滿臉通紅,害羞地跑到走廊盡頭,雙手捏著衣角不知所措。這時,媽媽走了過來,嚴厲地告訴我,你不能影響哥哥姐姐上課!為了她的學生而責怪自己親女兒的事情不勝枚舉,所以我曾經委屈地大聲哭訴,媽媽你的眼里只有你的學生,沒有我!現在想想,那時的我望著母親走進教室的背影,在陽光的照耀下,身上仿佛縈繞著光暈,我小小的腦袋里,已經有了懵懂的憧憬,卻不自知。

  用嚴厲來形容母親最恰當不過了。有件趣事到現在每每與母親談起,都會不禁莞爾。小時候的我非常調皮,瘋起來什么事情都拋之腦后。這不,有一次我竟然把吃晚飯這事兒給玩忘了。當然也想著,反正也會有飯吃,先玩再說吧。當我玩夠了回到飯桌,看著沒有一個碗碟的桌面,愣住了!母親冷漠地說,飯點過了,沒得吃了!雖然驚訝,但是肚子也不餓,就無所謂地離開了飯桌。結果,睡覺前肚子咕嚕咕嚕地叫個不停,餓得我翻來覆去怎么也睡不著。這時,母親的房門開了,我便挪著步子走進她的房間,小聲地說道:“媽,我好餓?!薄盁岚?,去把空調開了睡!”面對“冷冷”的母親,我默默回到自己的房間,打開空調,躺回了床上。望著天花板那個白色燈罩上的花紋,感覺這怎么那么像拔絲芋頭呢?想想不行,這臉面不要了還不成嗎?鼓起了勇氣,再一次來到母親面前,口齒清晰地表達:“媽,我是餓了,不是熱?!蹦赣H噗嗤一笑,領著我來到廚房,拿出蔥餅跟一碗熱牛奶說道:“下次還敢不敢不吃飯?記住什么時間就該做什么事情!”我趕忙坐上飯桌開始狼吞虎咽,之后的日子里,我再也不敢忘記吃飯的時間,養成了好的習慣,身體倍兒結實。

  母親總是扮演“黑臉”角色,嚴厲又不近人情。不準吃街邊小攤、不準吃冰棍、不準遲回家……

  汪國真在《母親的愛》中寫道:“我們也愛母親,卻和母親愛我們不一樣,我們的愛是溪流,母親的愛是海洋?!弊鳛樽优?,我們對于這份愛總是理解得太慢,但不會太遲。我很自豪,我有一位從事光輝職業的母親,她對學生愛得細致;我很感恩,我有一位潤物細無聲的母親,對她的女兒愛得深沉。

  愿我的母親喜樂順遂,一世安康。

现在零元赚钱好方法 30选5的开奖结果走势图 黑龙江11选五正好网 北京快3手机版三怎么玩 融资融券能买什么股 排列7多少钱 甘肃快3今天开奖果 快乐10分助手官网 青海11选5游戏规则 福彩3D专家给胆 36选7新浪走势图